北京pk104码2468技巧

您當前位置:首頁>>文史博覽

千年前房山并無漢白玉 早期刻經用什么石材?

來源:北京晚報   作者:   2019-12-04

  云居寺石經,是繼萬里長城、京杭大運河之后的中國文化奇跡。自隋至明,所刻石經數量之眾冠絕古今。有專家粗略計算,這些延續一千多年所刻的14278片石經版,首尾相連地接在一起,足有25里長,被世人譽為“石刻長城”。


  浩瀚的“石刻長城”為什么會出現在房山?云居寺石經刊刻何以延續千年?長久以來,很多人都把房山盛產雕刻名石“漢白玉”作為其理由。然而,記者通過房山世界地質公園的一份最新研究報告發現,一千多年前,當地尚不具備大規模開采漢白玉的條件。那么,房山石經到底是什么材質?石料究竟都開采自哪兒?記者就此進行了探訪。


  研究


  雷音洞石經為青石類大理石

  從市區向西南約七十公里的房山山坳里,有一座千年古剎——云居寺。古剎不遠處,是享譽中外的石經山。山頂處有九個上下兩層分布的藏經洞,珍藏著自隋朝至明雕刻的石經4000余石。


  這九個藏經洞中,雷音洞是石經山年代最早的藏經洞,其中墻壁鑲嵌著石經山刻經事業開創者隋末僧人靜琬最初鐫刻的146塊石經版。他于亂世發愿刻經于白帶山,而他之所以選擇這個地方,跟當時周邊有質地優良的石料和適用于藏經的洞窟不無關系。


  中國佛教協會原佛教圖書文物館館長、房山石經發掘人之一黃炳章,曾在《石經山和云居寺》中稱:“石經山不但風景秀麗,而且附近的石窩村又盛產潔白良好的刻經石料,故而被靜琬所看中。”


  云居寺所在的房山大石窩地區,盛產種類繁多的大理石,有青石、青白石、白石等,尤以潔白如玉的“漢白玉”而聞名。由此一來,很多人都把石經與漢白玉自然聯系起來。再加上民間對漢白玉很難區分出來,也就產生“雷音洞石經是由漢白玉刻制”的說法。而刻石經的石料,到底是不是漢白玉?具體來自哪兒?一直以來被人們所忽略。


  2015年11月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38屆大會提出:世界地質公園應對其所在區域自然與文化遺產的關聯加強研究。作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牌的一所地質公園,中國房山世界地質公園于2017年6月組織科研小組啟動“云居寺石經文化與地質的關聯研究”工作。


  石經專家、地質專家組成一支科研小組開展實地考察。“一開始,我們小組先組織去云居寺踏勘。”地質學專家韋京蓮作為科研小組成員之一,囿于對佛教文化興趣甚少,“第一次去看,幾乎沒留下太多印象,也沒有注意到雷音洞石經的材質。”幾天后,韋京蓮和科研小組又去看了一次后發現,“石經材質顏色青黑,不像是漢白玉,到底是不是呢?”


  為了撥開心中的疑云,科研小組特意邀請幾位石經專家與經驗豐富的石匠,再次上山踏勘。“石匠打眼一看,說肯定不是漢白玉。”結合石匠的辨認,地質專家憑著巖石方面的相關認識和經驗,判斷雷音洞石經石料應是青石類大理石。


  然而,這些青石類大理石具體來自哪兒,成了科研小組需要回答的一道問題。“俗話說,鹽打哪兒咸,醋打哪兒酸。我們按照雷音洞石經的石料類型,盡可能地尋找這類大理石的采掘地,以此來佐證。”韋京蓮說。


  調查


  發現隋唐刻經采石地

  房山“大石窩”,原指采石后留下的一個個水坑,被當地人稱為石窩。這里開采石料的歷史相當久遠,上溯晉代下至當代,而各個時期形成大大小小的采石坑,遍布鄉野。


  一千多年前的刻經石料來源地,該如何尋找呢?“我們按照相同的地質條件、相同的巖石類型,盡可能地尋找早期采掘地。”在石經專家的指引下,科研小組先去大石窩一帶的村落尋找,未果。


  面對這種情況,科研小組只能開展“地毯式”搜尋。小組先后在石門、巖上、高莊、石窩、辛莊等村,進行了9次實地考察,就在“山窮水盡”時,終于在獨樹村發現一座被圍起來的小山包,一側有裸露巖層。他們在村里找到園主,然后進到果園里的小山丘下,依據它露出的巖石紋理、分層等特征,發現這里能找到跟雷音洞石經幾乎一樣的石料。


  “雖然這些采面并非一定為隋唐時期所采,但根據它的地層結構、石材層位特征等,代表了當時周邊地區的地層石材特點,能夠對刻經石料進行對比印證。”韋京蓮說。


  科研小組通過實地考察與綜合分析,得出結論:雷音洞內刻經的石料和千佛柱石料,主要是埋藏在地下15至20米的青石、艾葉青和青白石。此外,大石窩鎮獨樹村、現今的巖上村和蝎子山與小山一帶,應是房山在隋唐早期刻經的主要石料采掘地。


  考證


  早期石經在磨碑寺刻制

  雷音洞石經的石料類型、采掘地,這些被忽略已久的問題,在科研小組的深入研究下一一解開。而石料開采后在哪里加工的問題,又隨之而來。


  依照古人的智慧,一定是就地取材,在獨樹村附近開采完石料,集中磨制鑿刻后再運往石經山,以此極大地節省人力。


  文史專家楊亦武告訴記者,云居寺在創建之初,是采石刻經工匠民夫的棲息地。也就是說,云居寺并非刻經的地方。同時,石經山上,山石嶙峋、空間逼仄,沒有條件讓20人以上長期在山上磨制、寫刻石經。


  石經專家羅炤經過長期考察,他認為,房山石經的經碑一定是在名為“磨碑寺”的寺廟里磨制的。磨碑寺,地處距離云居寺不遠的巖上村,歷史上因大規模、專業磨制石碑而得名。據考古發現和有關史書記載,唐朝時期還沒有巖上村,磨碑寺是屬于獨樹村的地界。而獨樹村作為大石窩地區最早的村莊,成村不晚于戰國,采石的歷史非常悠久。


  磨碑寺靠近南泉河東岸。羅炤聯系到隋唐時期磨碑寺周邊地區的歷史、社會和交通情況,發現如果在東岸刻經,可以避免跨河運輸,走陸路,人扛騾馬馱,將一塊又一塊石經向西北往石經山運送,一切都順理成章。


  為此,科研小組對磨碑寺進行了實地考察。“靠近石經山、地勢開闊、近有采場、運石方便、生活便利,自然條件與石材資源都十分優越……種種跡象都印證了石經專家的觀點。”


  與此同時,地質專家又進一步綜合分析自然條件、石材開采條件以及人類活動,認為:“由于漢白玉僅埋藏在高莊村、且埋藏位置較深,往往需要開挖近五十米以上才能采到,隋唐時期是不可能采到。”


  “一千多年前,高莊村尚不存在。”楊亦武進一步向記者解釋,隋僧靜琬刻經時,那里還是未被開采的處女地。“遼金以后,尤其是明清時期,無論是建筑都城宮殿,還是修建陵寢園林,都需要從這里開采漢白玉。能工巧匠承王命紛至沓來、無數差役來此服役勞作,由此便形成了一個自然村落。”


  因此,結合刻經歷史發展、磨碑寺的出現、磨碑寺周邊所產大理石與雷音洞內石料的相同性,以及這里采石運石的便利性,房山世界地質公園的研究報告指出,千年古剎云居寺“雷音洞”中所藏的146塊刻于隋唐時期的國寶石經,其石料并非“漢白玉”,主要是青石類大理石。“但后期人們刊刻的石經石料,是否會有漢白玉,還需要更深入的研究與考證。”韋京蓮說。




【責任編輯:自然】

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

微信
北京pk104码2468技巧 球探网足球比分网 1元可以捕鱼的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 竞彩足球即时指数 圣盛河源百搭麻将官方下载 快乐十分开奖 今天重庆时时买什么 即时比分网 冠通棋牌世界官方下载 云南时时中三走势 雷速体育足球比分 北京pk10冠亚和值走势 安徽乐乐麻将官方下载安卓 东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11选5赔 极速11选5计划群